那一刻身上的哈达很重
发布日期:2019-08-19 00:4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在我的家里,珍藏着一整箱洁白的哈达,那是曾经的西藏同事们送给我的珍贵礼物,每当我看到它们,就会想起在西藏的援藏岁月,想起那段让我终生难忘的日子。

  在心中,西藏一直是一个神秘的地方。雪域高原,有着浓郁的异域色彩和宗教文化;西藏是西南边陲,地理位置极其重要;西藏的自然条件又很恶劣,平均海拔4000米以上,来西藏的很多人都会有高原反应……所以那天晚上,在报名中组部团中央第十七批博士服务团后不久,正在病房值班,刚过不惑之年没多久的我,接到西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的电话,问我能否参加到西藏的博士服务团,作为一名老党员,党培养多年的干部,我什么也没想,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,就这样,开始了我一年的援藏生涯。

  在寒冷的12月份第一次来到这个海拔3650米的陌生地方,还是给了我一个下马威。因为此刻的拉萨氧含量大概相当于平原地区的62.7%,所以明显感觉到心慌憋气,总觉得气不够用,走两步就喘,心跳的也厉害,用自带的血氧监测仪显示氧饱和度80%(在平原地区正常值为99-100%),另外就是血压顽固性增高,基本上在160/110mmHg上下波动,吃药效果也不理想,再一个就是头痛失眠,不进藏真的体会不到这种感觉,是那种感觉脑袋都要炸开的头痛,所以一边努力适应这边的环境,一边写了首小诗给自己打气:

  我服务的单位西藏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,是一个位于拉萨市西郊的老牌医院,几百人的医院。慢慢熟悉后,感觉藏族同胞真的很淳朴、很可爱,他们也从工作上生活上给了我很多帮助,通过这些同事,我也对藏族同胞有了更深的了解和更多的感动。有一次我去那曲地区下乡,在路上看到有一个车子翻到了马路边的沟里,半倒不倒,车子里的人站在马路边。就在我们还在迟疑的时候,藏族司机阿旺把我们的车子减速,靠边停车,下车去主动询问下边的车子怎么了,需不需要帮助,这时另外一个路过的本地藏族司机也把车子停了下来查看情况。在确定无需紧急帮助的时候,这才依次上车离去。在路上我就想,之所以藏族同胞在自然环境这么恶劣的地区繁衍生息几千年,可能和他们这种善良、团结、互相帮助的性格有关吧。

  另外让我感动的,是这里的医患关系。这里的医患关系出奇的好。很多藏族朋友和我说,他们对待医生,就像对待自己最好的朋友和亲人一样。这边的医院,很少有医疗投诉和医疗官司。有一次下乡义诊送药,去一个很偏僻的叫做忠玉乡的地方,同行的有医院的普外科蒋主任,结果碰到了多年前蒋主任给做胆囊手术的一个老病人,这位藏族阿佳(姐姐的意思)个子不高,五十余岁,就在蒋主任面前一直不肯走,因为蒋主任要义诊,面前很多前来咨询的村民,她就静静地站在旁边,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花一样,得空了就和蒋主任聊几句,那神态就像见了久别的亲人。义诊3个多小时她一直站在那里,等我们要走了,上车前她又使劲握住蒋主任的手,眼泪都快要流了出来,那份依依惜别的感觉,六合同彩资料黄大仙,让我们看了非常感动。

  不忘初心,牢记使命。在西藏的一年,我从来没有忘记党交给我的任务,从来没有忘记组织对我的要求。我援藏一共392天,三个月的时间在下乡,足迹走遍了大半个西藏。这一年,因为大型医院巡查、送下乡干部驻村、下乡义诊送药、包虫病筛查、等级医院评审等工作,我去过拉萨市、山南市、林芝市、昌都市、日喀则市、那曲地区(现已改为市)等六个地市,去过达孜县、当雄县、安多县、嘉黎县、波密县等18个县,去过白雄乡、忠玉乡、色庆乡、等六个乡,多次沿着雅鲁藏布江、易贡藏布江、拉萨河、雅砻河等大江大河的陡峭悬崖山路前行,翻越过米拉山口、色季拉山口、念青唐古拉山口、卡拉山口、卡惹拉山口、岗巴拉山口、那根拉山口,大部分山口的海拔都在5000米以上,其中有的山口多次翻越。下乡确实艰苦,除了缺氧以外,西藏这边全是山,而且路也不平,经常是翻了一个山又一个山,在路上颠的都要跳起来。乡下住宿条件也差,好多地方没有自来水,洗脸刷牙就只能先用打来的水把牙刷了,然后再用手捧着水洗脸。有一次在乡下住宿,可能是房间里边有跳蚤,咬的腿上全是红斑,因为从来没有过碰到过这种情况,当时还很害怕,后来过了半个月才慢慢下去。虽然条件艰苦,但当我看到一个个藏族同胞那期盼的眼神,看到他们那因为高原而晒得黝黑的脸,看到他们因为得到了我们的一点点帮助而快乐满足的笑容,一切身体的不适就都觉得是值得了。现在想起来,好像又看到那伸手就可摘到的蓝天白云,看到那奔腾呼啸的雅鲁藏布江,看到皑皑雪山下的一群群牦牛,那一幅幅美轮美奂的画面,让人心醉,让人震撼。

  一年援藏的时间原来认为很长,但是真过起来却是又很快,一年来,我跟二医院、跟二医院的同事们结下了深厚的感情,这份感情终于在离别的最后一刻,迸发了出来。在我快要结束援藏任务的时候,二院的同事们给我举行了隆重的欢送会,会上,院领导对我一年来所做的工作做了充分的肯定,并给我颁发了优秀援藏干部证书,并聘任我为二医院终身客座专家。在欢送会快要结束的时候,让我没有想到的一幕出现了,我的这些可爱的同事们,每人手中托着一条洁白的哈达,排成一个常常的队伍,依次给我献哈达,平常不甚流泪的我,在此刻终于没能忍住眼角的泪水,这一刻,我感觉到,我肩上的哈达,很重,很重......

  结束援藏已经一年半了,但我常常想起那个地方,想起那里的老朋友,我也一直牵挂着藏区的发展,尤其是自己工作过的二院的发展。虽然我在援藏期间做了一些工作,但我深知,这些工作和整个西藏地区的发展,和西藏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比起来很微不足道。一年的援藏经历,我对西藏这块土地产生了浓厚的感情,和在西藏的很多朋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。去年,我们有过共同援藏经历的几个援友,共同牵头成立了援友健康之家,服务全国各地的援藏干部的健康问题,目前已进行了十期援友健康讲座,通过网络直播、微信公众号等为所有的援友服务,我还参与撰写了《高原健康一百问》一书的部分章节,目前已经出版。我想,这也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援藏吧。

  作者简介:边志民,男,毕业于北京协和医学院,现任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综合科副主任医师,医学博士,中共党员,2016.12-2018.1参加中组部团中央第十七批博士服务团,赴西藏自治区第二人民医院任副院长。

感谢阅读,欢迎再来!